<output id="ffsjp"></output>
<dl id="ffsjp"><font id="ffsjp"></font></dl>

<li id="ffsjp"></li><li id="ffsjp"></li>
<tbody id="ffsjp"><track id="ffsjp"><u id="ffsjp"></u></track></tbody>
  • <dl id="ffsjp"><ins id="ffsjp"></ins></dl><dl id="ffsjp"><ins id="ffsjp"></ins></dl>
        1. <dl id="ffsjp"><ins id="ffsjp"></ins></dl>
          <dl id="ffsjp"></dl>

                <dl id="ffsjp"><ins id="ffsjp"><thead id="ffsjp"></thead></ins></dl>
                1. <output id="ffsjp"></output>

                    <dl id="ffsjp"></dl>

                    <dl id="ffsjp"><ins id="ffsjp"></ins></dl>
                    <dl id="ffsjp"><s id="ffsjp"><thead id="ffsjp"></thead></s></dl>
                  1. 新聞動態

                    News Center

                    企業動態
                    行業新聞
                    常見問題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胱抑素C:填補腎病早期診斷空白
                    時間:2016-06-05   瀏覽:1280次

                    慢性腎病(CKD)是威脅人類健康的重大疾病之一,中國是CKD的高發地區,目前約有1.2億成人患者,成人發病率已超過10%,并呈逐年上升趨勢。由于早期癥狀不明顯,不易引起重視,CKD存在知曉率低、發現晚等現象,且伴隨心血管疾病并發率高、死亡率高等特點。

                    隨著CKD加重并伴隨并發癥的出現,醫療費用支出也隨之大大增加,往往給患者家庭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如能實現盡早診斷,及早治療,將有效減少或延緩終末期腎病(ESRD)的發生,同時顯著減少慢性腎病和心血管疾病所導致的死亡數和殘疾數,減輕醫療負擔。

                    在日前舉行的羅氏診斷全國生化學術交流暨糖化血紅蛋白一致性會議上,與會專家認為,胱抑素C檢測在確立腎功能檢查新標準方面具有重要價值。

                    傳統腎病檢測方式存在局限

                    腎臟疾病被喻為“沉默的殺手”,早期基本沒有癥狀,只有通過早期檢測來發現和控制疾病的發展,因此應定期接受慢性腎病檢查。

                    腎臟疾病的檢測主要通過兩種方式,一種是測定腎小球濾過率(GFR),用于衡量腎臟是否能正常過濾血液。另一種方法是用尿檢中查出的尿白蛋白作為腎臟損傷的信號,白蛋白是在血液中發現的一種蛋白,受損的腎臟會把部分白蛋白傳遞至尿液,尿液中的白蛋白含量越少越好。

                    但是以上兩種檢測方法都存在著局限性。在CKD的1期和2期,GFR開始緩慢下降,但還無法檢測出蛋白尿。只有在腎臟已經出現嚴重受損的3期至5期,才能檢測出蛋白尿。因此,僅采用蛋白尿標志物很難檢測出1期和2期腎臟疾病。

                    目前臨床最常用的GFR檢測指標為血肌酐,但敏感度不高。只有當大約50%的腎功能喪失后,血清肌酐才會有顯著上升。在GFR緩慢下降的CKD前期,通過肌酐很難檢測出腎功能衰退,因此被標記為“肌酐盲區”。此外,肌酐水平極大程度上受到人體肌肉質量影響,與肌肉代謝直接相關,且在不同年齡性別人群中的表達也存在差異。此外,肌酐水平也可能受到膽紅素、透析、血糖和藥物等因素影響。因此,僅通過肌酐檢測計算出的eGFR靈敏度、準確性有限,尤其在CKD早期不能有效反映GFR的下降情況。

                    胱抑素C——

                    敏感且準確的腎損傷標志物

                    1983年,研究人員首次在雞蛋清中分離純化出半胱氨酸蛋白酶抑制劑(CPI),后命名為胱抑素C(Cys C)。作為一種低分子量的堿性非糖化蛋白質,胱抑素C是在人體內以恒定速度產生,并存在于各種體液之中,尿液中最低,能自由從腎小球濾過,在近曲小管能全部被吸收,且吸收后被完全降解,不再進入血循環。

                    根據在《國際心臟病學雜志》刊發的《通過接受心導管檢查的患者的血清胱抑素C改進對GFR的估算》一文介紹,在特異性水平相同時,胱抑素C的靈敏度要比肌酐高得多。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一人民醫院腎內科袁偉杰教授表示:“胱抑素C無腎小管分泌,其血清濃度主要由GFR決定,在人體中的水平不易受肌肉質量和炎癥影響,也無關性別和人種。因此相比肌酐,胱抑素C是更為靈敏和具特異性的慢性腎病早期檢測標志物。”

                    值得注意的是,胱抑素C能檢測出肌酐無法檢測到的1期和2期腎病,幫助輕度腎功能不全的患者實現早期診斷,以便及時進行治療。同時,胱抑素C還有助于CKD的早期檢測,幫助推遲CKD的惡化。當出現急性腎損傷時,胱抑素C水平升高更快,能幫助實現早期診斷。在評估心血管疾病死亡率時,胱抑素C的風險曲線更陡,顯示為更為靈敏的心血管風險評估指標。

                    在治療監測方面,胱抑素C對于腎移植患者的腎功能監測具有不俗的表現。對125名穩定期腎移植患者研究表明:血清胱抑素C與碘海醇清除率的相關性比肌酐與碘海醇的清除率的相關性高(r值分別為0.89和0.81),更能敏感地發現早期GFR變化。胱抑素C不但能迅速地反映腎臟受損情況,而且能及時地反映移植腎功能恢復情況,在腎移植術后一天,血清胱抑素C的含量就能迅速下降,之后速度減慢,4天~5天內達到穩定;而肌酐下降速度要比胱抑素C慢,一般術后60小時才能達到胱抑素C的下降水平。

                    對于糖尿病患者,尤其是2型糖尿病患者,定期檢測胱抑素 C可以動態觀察病情的發展,防止其發展為糖尿病腎病。一項納入4500老年人(平均年齡75歲)的心血管健康研究在歷時7年~9年的平均隨訪時間后發現,胱抑素C可以預測全因死亡率和心血管死亡率,從而降低心血管疾病患者發展為心腎綜合征的風險。

                    胱抑素C檢測

                    幫助確立腎功能檢查新標準

                    2010年06月,國際臨床化學與檢驗醫學聯合會IFCC胱抑素C標準化工作小組,成功開發出一種國際性通用的胱抑素C-校準品ERM-DA471/IFCC,并與大型診斷公司合作,制定出一項基于胱抑素C全球通用的GFR預測方程式。

                    隨后,更多研究證實在現有的GFR公式計算中加入胱抑素C,可顯著提高檢測的靈敏度和特異性,通過胱抑素C單獨或與肌酐聯合計算eGFR值可更準確預測風險。2013年,《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刊登了由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腎臟病專家Michael Shlipak等教授進行的涉及90750例樣本的研究表明:加入胱抑素C檢測將CKD重新分級,部分人群被分至更低或更高的eGFR;胱抑素C計算的GFR警戒值 88以下的人群死亡率大幅上升,肌酐及聯合公式此警戒值分別為59和83。肌酐或聯合公式計算的GFR與死亡風險率呈現倒J形關系,隨著GFR的上升,風險會再度上升;胱抑素C計算的GFR值不存在倒J現象,與風險率呈現更良好的線性關系。

                    此外,胱抑素C可識別并提示并發癥高危的CKD患者。美國腎臟病雜志2011年刊登的一篇研究報告表明,由胱抑素C及聯合公式計算的GFR下降人群,并發癥及死亡率風險上升,而肌酐計算的GFR下降人群,風險未見上升;只有胱抑素C計算eGFR下降至<60可提示CKD并發癥高危。另外,加入胱抑素C還可有效提示心血管病發病風險,胱抑素C及聯合公式計算的GFR下降人群,心血管事件風險隨之上升,但肌酐計算的GFR下降的人群,風險未見上升;只有eGFR是由胱抑素C計算得出下降至<60時才提示心血管事件風險增加。

                    羅氏診斷Tina-quant 胱抑素C第二代試劑與IFCC共同開發eGFR計算公式,帶給臨床可靠eGFR結果,不受年齡、炎癥、肌肉質量的影響,采用乳膠增強技術,檢測結果更準確。僅需2ml樣本量,具有高分析靈敏度和低檢測限,能在低濃度下得到高精密度,并可追溯至ERM-DA471/IFCC參照品,能為廣大腎臟病患者提供更精確、可靠的檢測結果,在患者療效和治療上帶來顯著差異,幫助改善生存質量。

                    來源:健康報網

                    陕西快乐十分